左边

A+A
0
177

the-left-side

她是固执又任性的姑娘,每次出门都一定要走在他的左边。
过马路的时候,也总是习惯牵着他的左手。
一边蹦蹦跳跳地东张西望,一边在他的耳边不停地叽叽喳喳着,看着他笑,眼睛眯得弯弯的。她从来都不够安静。
每次和她一起出门,他都心惊胆战,要时时当心来往的车辆,总是在汽车尖锐的鸣叫声中狠狠地把她拉向一边。
他有小小的恼怒,说,为什么你一定要走在左边,明明就是右边比较安全。
她笑,吐出舌头,我乐意!不行啊?
他给她一个白眼,闷着头迈开步子往前走不理她。
她像只小猫一样跟上去,死皮赖脸地拉住他左边的胳臂,然后继续跟他吐槽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
他们第一次的时候,她执意要睡在他的左边,枕着他粗壮的胳臂,把整个人都缩在他的怀里,长发散开。她睡得很沉。
渐渐地他开始习惯,习惯了她每次逛街都会紧紧地拉着他的左手,习惯了她每天晚上都会躺在他的左边,习惯了在任何时候都把她放在他的左边,甚至习惯了和她在一起时从左边飘来的她头发上淡淡洗发水的味道……

一天晚上,她依旧是坐在他的左边。把两条腿都架在他的身上,抱着他的胳臂,一根根地玩着他的手指,长长的睫毛垂下来,在脸上留下两片小小的阴影。
她突然问,你有没有因为哪个女人哭过?
他看到黑夜里,她的眼睛闪闪发光。
他想了想,说,没有。
她继续问,那如果有一天我死掉了,你会不会哭?
他很干脆地说,不会。
她撅起嘴,狠狠地掐他,为什么?她不服气。
他淡淡地说,每个人不都要死的,有什么好伤心的?
她不依不饶,那你会不会为了什么人哭?
他沉默,除非是我很爱很爱的人。
她的心里升起一点一点的酸楚,淡淡的哀伤像是肥皂泡一样缓缓地上升,又慢慢地扩散开来,融入到无边的黑暗里。
她戚戚地想,她从来都不是他很爱很爱的人吧。

曾经他有相处得很好的女友,而她不过是他的朋友,他有时会吐槽,说她不像是女孩子。
她总是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,短短的头发,充满好奇的眼睛,穿着大大的T恤衫肥肥的牛仔裤,细细的两只腿晃荡着,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,说话时总是还没说几句就开始格格地笑。
他们是很好的哥们。
对的,在他眼中,他把她当成“哥们”。
一起逃课去操场上瞎逛,在晚上去数满天的星星;一起在自习课上搬到教室的最后一排呼呼大睡;一起在放假的时候骑着单车去野外,在宽宽的马路上放开把手,他们一起尖叫,听着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……他们在一起过了六年,从13岁到18岁,他几乎存在她和青春有关的所有记忆里。

后来,他们各奔东西。
她喜欢给他写信,一封接着一封,写着她的开心她的高兴她的悲伤她的难过,她生活里的鸡毛蒜皮,她所有的喜怒哀乐,她都一个字一个字认认真真地写给她。她总是在包里塞着笔和纸,想起来的时候就给他写几句,学校里的蒲公英花开了,黄黄的小小的一朵一朵的,散在绿绿的草地上很好看很好看;今天参加了学校广播社,但是因为怎么都分不清楚N和L被刷下来了有点不开心……

他的回信通常都很短,寥寥的几个字,她想,也许他不爱写字吧。她依旧给他写,一个字一个字,写在柔软的信纸上,让她感觉很安心。
再后来,他说,他有了女朋友,他寄来照片,是美丽温柔高挑性感的样子。她盯着那张照片看了很久,有看了很久自己圆圆的脸和乱糟糟的短发,咬着嘴唇许久都没有吭声。

她把他寄来的所有文字都放在抽屉里锁好,她再也没有给他写过信。
她想,他有人陪了,他不再需要自己了。
再过两年,他们都有了手机,他偶尔给她打电话,说,丫头,都年纪一大把了,还不找人嫁了?
她咯咯地笑,没有人愿意收编啊!
他也笑,你还是个小孩子,反正也不着急。
又是两年,静悄悄地过去。她开始渐渐地忙起来,考各种各样的证书,参加学校的各种比赛,出去找实习,每天忙到很晚很晚,回到宿舍往往累得倒床就睡着。
她碎碎的短发开始长长,因为太辛苦也瘦了很多,眼睛越发得大。她变成看起来温婉柔顺的姑娘,就连笑起来的时候,也学会了轻抿嘴唇,弯起眼角,不再像以前一样动辄咧出八颗白牙。那是他喜欢的样子。

一天,他在凌晨打来电话。她睡得迷迷糊糊。
他说,她离开我了。
夜里很安静,她只听得到他略带醉意的声音,她感觉自己的呼吸渐渐地凝成一股弦,一点一点地勒紧她的心脏,她茫然地从被窝里伸出手,想抓住什么,却仿佛又什么都抓不住。
那一天,她刚刚领完毕业证书,通过了当地一家报社的面试,约好了下周开始入职。

第二天,她沉默地在宿舍打包好行李,该寄回家的寄回家,该扔掉的扔掉,然后她把自己的衣服和随身用品塞满了一个箱子,直接奔去了火车站,车票的另一头,写着的是他的城市。
她一个人走在这个沿海的城市,空气里是特有的咸湿的味道。她想,这是他的城市,她终于来了。她没有太多惊喜,也没有太多不安,仿佛她早就笃定,自己总有一天会来的一样。

她敲开他的门,伸出他的脸,是宿醉未醒的样子,很大的黑眼圈,微微发红的眼睛,还有青色的下巴。
她倚在门框上,语气轻松地笑,大哥,失个恋而已你至于么……
他说,你来了。声音黯哑。
他搂住他的脖子,热乎乎的气息,她的话被淹没在他越来越急促的吻中。

她睁着一双眼睛,仿佛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来。
她似乎看到很多年前,她15岁的时候,穿着蓝色的背带裙,绑着高高的马尾,还是不经世事的小女孩。
她抱着大叠的作业本上楼,他靠在二楼的栏杆上,微微侧着身子,看着她出现,露出一个微笑。

她看到他背后是一大排刚刚长出新叶的梧桐树,长长的枝桠伸到飘着大朵白云的天空里,春日里的阳光细细密密地洒在他身上。
那天是她的15岁,那天过后,她的心里有了小小的快乐和戚戚的哀伤,那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秘密。她以为这些小心思,这一生,自己都会好好珍藏,不会被他知道。

她闭上眼,紧紧地围住了他的脖子……

她的生日,她执意要他带她买礼物。
他不耐烦,你自己去挑,我去付钱好吗?
她撒娇,和他闹,直接拖着他去商场。
她挑的是花样复杂的银镯子,简简单单的一圈,仿佛是旧时深闺里的少女手上的那一圈沉静与期待。
他笑她,说这样的东西和她太不般配。又笑她,你是那什么宝贝看多了吗?银镯女纸?
他还是给她戴上,轻轻地套在她左手的手腕上。

她笑,两只眼睛微微地眯起来,露出嘴角一个酒窝。
他牵着她的右手往回走,她不停地抬起左手,看着手腕上那一圈银白色,有着不加掩饰的快乐。
她絮絮地跟他说,以前我和朋友一起说过,如果有一天,有人在我的手腕上套上一个银镯子,就是这样的镯子啊,简简单单的一圈,我就会跟着他走一辈子。
她咯咯地笑,转过身很严肃地说,这辈子,我都跟定你了哦!
他懒懒地摸摸她的脑袋,随口说,我才不要,整体吵都快被你吵死了。
她生气,抡起拳头揍他。
两个人闹,一直到过马路的时候才停下来。

他看着对面闪烁的红绿灯,似乎有些迷惑。他想,他不过是给了她一个镯子,为什么可以让她开心成这样子。他想,他对她,是不是一直都不够好……
仿佛过了很久很久。

他听到急促的刹车声,还有惊恐的尖叫和越来越凌乱的脚步声。他习惯性地把手伸向左边,却发现她不在那里。
然后,他看到马路中央,满地的鲜血,他看到她躺在那里,她伸出的手上,还套着他刚刚买给她的镯子。
人越来越多,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到处是嘈杂的人声,他却感觉什么也听不见,他觉得自己的呼吸慢慢静止,他无力地伸出左手,她却再也不会起来,像以前一样紧紧地抓住他,看着他笑,露出嘴角一个浅浅的酒窝。

他坐在房间的地板上,沉默地抽着烟,眼前是静静的黑色,还有窗子里透进的白色月光,他看着烟圈缓缓上升,又缓缓扩散开来,融进水一样的月光里。
他认识她十二年,她是他十年的朋友,两年的女朋友。
他从未送过她任何礼物,也从未对她说过他爱她。他只给她买过那么一次礼物,她很开心,然后她就永远离开了他。

他起身,开灯,屋子里散乱着她的书,CD,很大的毛绒玩具。他找来纸箱,把那沾染着她的气息的东西都塞了进去。阳台上是她养的植物,还是兴致勃勃地长得,她收集的各种各样的石头。他把它们一盆盆都搬下来,扔到门外的垃圾桶里。他不是对植物有热心的男子,也不愿意看到它们在自己的面前枯萎。他打开抽屉,里面是她的发卡,指甲油,唇膏……零零碎碎的,如同她在他的耳边一直叽叽喳喳响个不停的样子。

然后,他看到她的日记本。
他知道她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。淡蓝色的日记本,封面上还贴着他和她的大头贴。他的指尖轻轻拂过那已有些褪色的小照片,她的笑脸好像每次在他面前的一样。
他打开,里面是她熟悉的字迹,她一贯的漫不经心,带着几分稚气。他一页页地翻过,都是他们之间的事,零零碎碎,点点滴滴。他熟悉的那些事,大的小的,有一些他甚至从未放在心上,她都一点一点地记下来。那些往事里,有着她淡淡的哀伤。她在他的面前,却始终像个孩子,永远在笑,不在意他有时候的沉默和冷淡,就算被故意疏忽了也可以皱皱鼻子就继续蹭上来。

他知道她聪明,比他要聪明很多,可是这么多年在他面前,她就心甘情愿的只做个傻子。
他看到她写,如果我一直离你的心近一点,走在你的左边,你会不会早一点爱上我?
他的眼泪,终于大颗大颗地掉下来。

文:老妖,分裂型逗逼少女,只想要做个有趣而且认真而且努力的人。
微博:@老妖要fighting
豆瓣:@老妖

打赏&福利

每日领取下方的支付宝红包也算是对我的一种支持,让我更新更有动力哟~
PS:①可将领到的红包打赏给我的支付宝(¯﹃¯)
②手机打赏方法:保存二维码图片到手机,使用微信或支付宝扫一扫
③自愿打赏,金额随意
支付宝红包领取方式:
①直接扫码领红包
②长按复制此消息,打开支付宝领红包!cq1Kn138HZ
③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(8190938)就能领红包
PS:每天都可以领取1次

评论

avatar
  订阅  
提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