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若锦年、思如歌

A+A
0
727

幸福是种感觉,不知足,永不会幸福。

 

『旧时』

那一年她坐在长满青草的田埂上,看着他和他拿着风筝朝她跑来。喜笑颜开。

彼时的她,是个不知疲倦地满街跑的丫头,常常被他捉住,强行按在桌前,叫她写作业。她却总是哭哭啼啼,不肯写。看她像只受了无限委屈的小羔羊,他便不再强求。而她总喜欢得寸进尺。屁颠屁颠地绕到他跟前,说,你帮我写吧,好不好?他无奈的摇头,脸上却是宠溺的笑。接着,就和以往每次相同。他教,她写。他功课一直很好。她其实很喜欢他督促她写作业。只是她是个别扭的小孩,总喜欢和他对着干。那时,她十一岁。他亦是。

一个阳光温暖的冬日的午后,她与一群同学在午饭后飞奔,很快地便头发散乱开来,像一个嚎叫的小疯子。他正好从对面走来。看到她散乱的头发,好笑地说,像个鸟窝。然后便是不可抑止地大笑。她像只霸道的小兽,指着他喊道,不许笑。再笑我就不理你了!说完,也不顾他反应如何,继续飞奔。下雨天,放学一起回家。他们都没带雨伞。于是,他背着她的书包,脱下自己的外套穿在外面盖住。每次都淋湿了自己的书包。她总是说他傻瓜。他总爱说她嘴硬。她总爱欺负他。他总是顺着她。那时,她十一岁。而他小她一岁。

『现世』

这一年她站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,望着他和他渐行渐远的背影。愁肠百结。

此时的她,虽褪去了稚嫩,却依旧霸道、嘴硬。他已是一个高大挺拔的温良少年,隐约可见成熟男子的气息。他依然会管她,只是,不复往日的严谨。她还是喜欢和他唱反调,只是,每次都败阵。唯一没变的是,他功课仍是很好。于是,他考上了浙江大学。他去的那一天,亲戚朋友都去送。她也在。他说,小安,要听叔叔阿姨的话,要好好照顾自己,要认真学习…话未说完,便被她打断。她说,这话真矫情,杭州离这儿不远,坐火车也就2个小时,又不是不能回来。他看着他,笑的温暖。

知道他要去当兵时,她正在群里聊得起劲。他的头像闪动,点开,”我要去当兵了”赫然出现在眼前。震惊过后,就是疑问。他从小就爱玩,厌恶学习,懒散自由,还爱惹事。如今却。他只说,我书读不进,也不想继续了,更不想让我爸妈头疼了,我想去当兵,好好锻炼自己。那个小时候总被她欺负,长大后又总惹事的孩子。是的,孩子。她一直都当他是孩子,只因他小她一岁。她想,他是真的长大了。他走的那天,天很冷。她要上课,不能去送。收到他的短信,他说,姐,我走了,有空会打电话给你的。她一直看,看的眼睛泛酸。

『想念』

想念,在回忆里变深,也渐渐成为习惯。

她和他和他,独自在三个不同的城市。呼吸着不同的空气,却又在同一片蓝天下,享受日光。他们偶尔通个电话,发个信息,知道彼此安好,便已安心。即使很想彼此,也从来不会说。即使从来不说,也能感受的到。

她会在这个城市等着他们回来。

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。

『他们』

她和他和他同姓。

她和他和他从小一起长大。

他们是兄妹,很亲很亲的堂兄妹。

『后续』

嗯。不是我矫情,只是突然很想把它写下来。嗯,从小在一起,从未分开过,难免会想念他们。这个世界,幸福如指尖的薄暖。即便会绚丽,但似烟花,难以长久。真是如此吗?或许吧。妄想一生衣食不缺,无是无非,富有安康就省省吧。”知足者常乐”。现在听着歌,嗯。感觉还不错。

转自 顾夜白

打赏&福利

每日领取下方的支付宝红包也算是对我的一种支持,让我更新更有动力哟~
PS:①可将领到的红包打赏给我的支付宝(¯﹃¯)
②手机打赏方法:保存二维码图片到手机,使用微信或支付宝扫一扫
支付宝红包领取方式:
①直接扫码领红包
②长按复制此消息,打开支付宝领红包!cq1Kn138HZ
③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(8190938)就能领红包
PS:每天都可以领取1次
订阅
提醒
0 评论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